不忘合作初心,繼續攜手前進征文:

自立之本

深切回憶我的父親、安徽省工商聯原常務副會長張立之

作者:張永偉 責任編輯:鄭楠 信息來源:民建安徽省委網站 點擊量:4038 發布時間:2017-06-06 17:27:24

   人老了,愛懷舊。

合肥。淮河路省工商聯宿舍,退職休養父親裝飾一新的居室內,墻壁上懸掛著三幀大幅照片,父親常與相濡而沫近六十年的我的母親馬承霞在一起端祥照片,回首往事。

三幀大幅照片,分別是六、七兩屆全國人大代表父親父親先后三次受到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胡耀邦、鄧小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時的合影。父親的孫兒、孫女們也引以為榮,時常驕傲地在小伙伴面前炫耀:爺爺見過毛主席、鄧小平呢!

這是一個溫馨、幸福的大家庭。父母養育了我們兩男三女,共五個孩子,除了任合肥市工商聯副會長的女兒在身邊外,其余的四個孩子全在蚌埠。

    算起來,父親自1950年參加同業公會開始,后任蚌埠市工商聯會長、省工商聯常務副會長,1997年離職,其間48載。近半個世紀的歲月,按父親的原話講:走的是一條光榮、曲折、光明的道路。

 

                                           

 

父親張立之祖籍安徽懷遠。

懷遠縣城依山傍水,風景秀麗。渦、淮兩水此間交匯;荊、涂雙峰夾岸對峙。每年五月,滿山遍野的石榴花,紅艷艷地燦若烈焰。這里,廣為流傳著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的千古美談、卞和獻玉被刖去雙足的悲愴典故。

1922年10月30日,父親出生于懷遠劉家拐子,小時候的父親濃眉大眼,生得虎頭虎腦,招人喜愛。他是看著淮河的白帆,聽著淮河的船歌,枕著淮河的波濤,喝著淮河的清水長大的。老實本份的祖父張如恒為長子起名為張本道、字立之。祖父張如恒大字不識一個,幼年學徒,學會了手工制造土香,中年替人幫工,以微薄的工薪維持全家艱難渡日。

一方水土養一方百姓。雖說家境貧寒,張家卻人丁興旺,不久,父親的三個弟弟兩個妹妹相繼出世,兄弟姐妹共六人。家里多了幾張要吃飯的嘴,為謀生計,張如恒搬遷到東順和街居住,東順和街是一條石板路,雖不算寬,但此處距桅桿如林往來船只泊岸上下貨物的渦淮碼頭僅咫尺之遙,店鋪林立,商賈云集。祖父便在沿街的門面開了一家“張恒順香店”,自制土香出售。所謂土香,就是自制的香。懷遠是個古鎮,涂山禹王宮、荊山啟王廟,香火旺盛,善男信女頂禮膜拜,加上懷遠古廟會的誘惑,四鄉八鄰的香客絡繹不絕。張如恒經營的土香價錢公道,薄利多銷,生意還算過得去。父親9歲時,一輩子飽受不識字之苦的祖父把他送進了私塾袁家棟書房念書,在袁家書房,這個濃眉大眼十分精明的孩子深受私塾先生的喜愛。七年間,父親張立之從“人之初,性本善”的《三字經》、《百家姓》、《論語》等啟蒙讀物開始,識字誦文,臨帖習寫。家里終于有了識文斷字的人,祖父張如恒感到十分欣慰,因為學習之余,父親還可以幫助自家香店記記帳。

1936年,父親由教書先生袁家棟推薦,欲進新街子馬泰和布店當學徒。老板馬泰和見了15歲的張立之,拍拍這個身材敦實的孩子肩膀,笑而不言,不說同意,也不說不同意,卻讓家人在堂間擺上一桌便宴,請客人入座。教書先生袁家棟明白,馬老板這是想考考父親呢。懷遠自古民風純樸,悠久的懷遠酒文化堪稱一絕,請朋待友,設宴把盞,酒把式手持酒壺斟酒的動作會讓你過目不忘,“跟酒”是懷遠的待客習俗,手掌中一下托起十幾只酒杯定能讓你懂得什么叫“醉”。那是一種民間帶有泥土味道的喝酒藝術,體現了懷遠一方待客的真誠。老板馬泰和請徒工喝酒,另有一番用意。因為舊時學徒一般不付工錢,只管一日三餐。馬泰和很開明,算得上是個比較精明的生意人,他收徒工有個挺有意思的規矩,或者說是最基本的要求:凡在馬泰和布店學徒,必須要能端杯,要會喝酒,量越大越好!在馬泰和看來,店員接人待物,若想在生意場上洽談交際,一展身手,離不開酒杯交錯的應酬,這杯中之物正是生意場上的潤滑劑。

初生之犢不怕虎。年輕好勝,15歲的父親端起酒杯,一仰脖子,嘿,干了!馬老板見狀,樂得擊節叫好,說了句:行,明個上柜吧!

父親果真夠格,生意場上應酬方面的“鬧酒”,半斤不醉,八兩不倒。因此,凡與懷遠馬泰和布店有過經營往來的外地客商都說:唏,在馬家宅生意能做成,酒卻喝不贏!馬泰和布店的伙計們個個拳能劃,酒能喝,量且大,遠近聞名。生意場上的“鬧酒”,果然令馬記布店生意紅火,以至于父親從那時起喝了幾十年的白酒,至今未斷。為此,父親還胡縐了幾句打油詩:酒是糧食精,常喝保青春,多飲傷身體,適量能強體。

所惜,馬記布店的興旺沒能持久。“七七”事變爆發,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了侵華戰爭,1938年農歷正月初三,蚌埠、懷遠相繼淪陷,馬記布店關門停業。為躲戰亂,父親全家避于康家廟鄉間。半年后,父親才與祖父回到懷遠縣,東順和街早已被日軍一把火燒個精光,成了一片焦土。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家中片瓦無存,祖父用于制造土香的工具及香木等所有原料化為灰燼。見此慘狀,久久佇立于廢墟的瓦礫之間,父子心頭滴血,欲哭無淚,只得暫時棲身于荊山三皇廟,與冷冰冰不會說話的泥胎神像為伴。

荊山遍野荒草沒膝,為謀生計,一把鐮刀一根繩,16歲的父親便與父親上山砍柴,背到鎮上換些零錢。不久,祖父與父親來到蚌埠街闖世界,父子兩人在二馬路擺個地攤,經營小百貨,然而生意蕭條,難混溫飽。父親父子只得失望地回到懷遠,在文昌街王匯源布店幫工,父親負責到蚌埠進貨。1941年,父親再次來到蚌埠,在華康布店當店員。1943年,日軍在太平洋戰爭中節節敗退,物質缺乏,便瘋狂地對中國進行經濟大掠奪,強行在淪陷區低價大量收購棉布、棉紗。為避免損失,華康、德昶、源昌泰等六家工商戶便自發聯合起來,有組織地將布匹、棉紗等物偷運至后方出售或存放。22歲的父親做為聯體負責人之一,常押著五六家布店的貨物,轉移到阜陽等地。那時交通不便,全憑兩只腳,或坐在獨牯牛人力車上。從蚌埠至阜陽,得在路途經過四天三夜,風餐露宿,忍饑受凍是常有的事。不僅如此,時常還要受兵痞無賴的欺侮,父親有一次在懷遠碼頭,因語言不通,曾受過日本憲兵的毒打,他恨透了這個暗無天日的世道。

    1944年,父親張立之與文昌街馬家的馬承霞姑娘結婚。

抗戰勝利后,父親舉家遷往蚌埠,在二馬路商業中心與他人合伙經營鼎昌綢緞局,鼎昌綢緞局當時是蚌埠較大的紡織品零售商店,在皖北地區頗負盛名。父親參加小股,擔任營業部主任。苦心經營歷三載,店鋪盈利近十倍。然而好景不長,1948年禍國殃民的國民黨政權面臨總崩潰,采取經濟掠奪政策,導致通貨膨脹,物價飛漲。“8.19”國民政府發行金園卷,法幣大貶值,市場發生搶購風,僅半個多月時間,鼎昌布店貨架上的商品被盡數搶購一空,損失慘重。

 

                                           

 

淮海戰役打響了,隆隆的炮聲離蚌埠,離淮河越來越近,有著皖北商貿重鎮之稱的蚌埠街市一片混亂,眾多商號的老板股東對即將奪取全國政權的共產黨心存疑慮,不思經營,紛紛抽資另謀出路。鼎昌布店各股東思想混亂,也將存余資金和貨物轉移上海,解散職工,關門停業,大部分股東逃往江南,父親受命留守蚌埠。

1949年1月,潰敗的國民黨軍隊為阻止解放軍南下,于16日上午炸毀淮河大鐵橋。震耳欲聾,響徹云霄的爆炸聲過后,龐大的淮河大鐵橋便如散了骨架的巨龍,橋墩塌坍,鋼梁斷裂,橫七豎八地落入水中,掀起陣陣沖天的浪花。鼎昌布店離淮河僅百米之遙,父親耳聞目睹了國民黨軍隊的所做所為,產生了極其強烈的憎惡。

國民黨軍隊的垂死掙扎,并沒能挽救其失敗的命運。1949年1月20日,蚌埠解放,蚌埠軍事管制委員會貼出告示,嚴正聲明八項政策。有比較才有鑒別,父親看到人民解放軍進城之后紀律嚴明,秋毫無犯,他開始認識到,共產黨是救國救民的,新生的人民政權制定的一切政策都是保護人民的,是保護和發展民族工商業的。因此,當蚌埠軍管會派人來代管鼎昌布店時,父親笑臉相迎,主動向他們介紹了鼎昌布店的組織結構和擁有資產情況。軍管會工作人員進一步向父親宣傳中國共產黨和人民政府發展生產,繁榮經濟的政策,這更使父親消除了一切顧慮,決心靠攏中國共產黨。

上海、南京相繼解放后,在鐵路尚未通車,交通極端困難情況下,為盡快恢復鼎昌布店的經營,父親義無反顧地乘坐長途卡車趕往江南,反復向鼎昌各股東宣傳共產黨的政策,請他們消除疑慮,并動員各股東將存在上海的貸物、資金拿回蚌埠復業,恢復經營。在中共蚌埠市委員會和人民政府支持下,批準代管的門面房屋發還,父親與各股東積極籌備,按原有規模經營,在內部管理方面進行幾方面的改革:一,成立勞資協商會議,由勞資雙方協商決定,然后由全體職工大會討論通過執行;二,為適應查帳計征稅務的要求,改舊式帳冊為新式帳簿,制定會計財物制度,報稅局審核批準;三,改革利潤分配制度,照顧國家的稅收,商店公積金,職工福利公益金,股東分紅等四方面的利益;四,實行八小時工作制,營業時間隔12小時輪流休息。

1950年10月1日,國慶1周年之際,蚌埠二馬路中心地段霓虹燈閃爍,鼎昌綢布商店率先以嶄新的姿態隆重復業。父親任鼎昌綢緞局門市部主任,后任經理。鼎昌綢緞局積極主動的復業,配合政府發展經濟,當時對鞏固地方政權,促進蚌埠市場繁榮,消除工商界人士的思想顧慮起到了不可低估的歷史作用。

1950年蚌埠紗布業成立,父親當選為紗布業同業公會主任委員,他積極組織會員學習《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共同綱領》和國家的各項政策法令,倡導全業建帳建證,按章納稅,按時入庫,訂立愛國公約,遵守政府政策法令,全業實行明碼標價,公平交易,樹立新的商業道德,取得顧客的信任。

1951年蚌埠市工商聯召開首屆會員代表大會,父親被選為市工商聯常委兼總務科長,第二屆選為副主委,第三屆當選為主任委員。1952年父親參加中國民主建國會,被選為民建蚌埠市委會副主委、蚌埠市民主青年聯合會副主席。

從此,父親更加積極地參加各項社會和政治活動,他協助政府評議稅收,推銷國家建設公債,捐獻飛機大炮,支援抗美援朝斗爭,帶領會員舉行正義的示威游行和簽名運動,參加抗洪防汛和生產救災等。1951年省政協組織土改工作團,蚌埠市政協成立分團,父親踴躍報名,到懷遠縣雙溝鄉參加土改,任呂淺村土改工作組長。1952年掀起的“三反”、“五反”運動,是對民族工商業者的一次嚴峻考驗,同時也提高了父親的政治覺悟和思想認識。“五反”結論鼎昌綢緞局為守法戶。

1953年1月,父親被推選為出席全國第二次青代會安徽代表之一,這是他第一次到首都北京。1053年6月14日,是父親一生最難忘的日子,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在中南海懷仁堂接見全體代表,并一起觀看文藝演出。1953年國家對資本主義工商業采取利用、限制、改造的政策。父親帶頭將其負責經營的鼎昌綢布店申請加入公私合營,1956年被批準。1956年2月,父親帶領安徽省工商界青年代表團,前往北京參加“全國工商界青年積極分子大會”,第二次受到毛主席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并合影留念。會后,父親又參加全國青聯第三次代表大會,胡耀邦主席宴請了與會人員。

在中國共產黨的教育下,在民建、工商聯組織的培養下,父親先后當選為蚌埠市各屆人民代表、市政協委員。1954年父親當選安徽省首屆人大代表,1955年安排為蚌埠市政協副主席,省政協委員,省民建,省工商聯常務委員等職。1956年蚌埠市第二屆人民代表大會上,父親當選蚌埠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分管私改和民政工作,成為蚌埠第一任民主黨派成員的副市長。

 

                                      三

 

在父親前進的道路上,當然并非是一路鮮花一路歌。厄運說來就來。

1957年的整風運動,邀請黨外人士幫助黨整風,父親是工商界代表,也是民主黨派成員,與黨合作共事多年,他響應黨的號召,在政協會上反映一些意見,并提出一些建議,這本是他對黨忠誠的體現。可是不久風云突變,父親被戴上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派分子帽子,成為人民的罪人。

從市政府辦公室回到自己永安里的住處,父親深感苦悶。聞知此訊,妻子馬承霞也懵了,她正懷抱著剛滿周歲咿呀學語的三女兒張曉娟。馬承霞是父親的賢內助,幾十年來勤儉持家,撫育子女,侍奉公婆,恪盡孝道,待人處事,熱情周到,家庭團結和睦,親友無不稱贊。對丈夫,她太了解了,她知道父親是委屈的,父親是不會反黨反社會主義的。于是,馬承霞坦然地輕輕放下女兒,走進灶間,動作麻利地炒了兩樣可口的小菜,又為丈夫斟上一杯酒,父親無別的嗜好,煙不抽,平時只愛抿上兩口。

父親默默無言地端起酒杯,一杯下肚,他感覺這杯中的酒變了味,有些苦澀。

起初,父親想不通,自己出生在勞動人民家庭,家中生活貧寒,只讀了幾年私塾,后學徒幫工,歷史清白,無復雜的社會關系和海外關系,解放后黨給他優厚的政治待遇,享受高干的生活待遇,他只有感激共產黨的恩情,沒有反對共產黨的理由呀。雖然自己在政協會上發言,可那是反映工商界的意見,提出建議的目的是改善黨在基層領導的,沒有絲毫削弱黨的領導和反對黨領導的意圖。

妻子馬承霞堅信父親的委屈只是暫時的。

1959年革職后和父親下放到蚌埠郊區統戰部躍進農場,搞農業,學種菜,每天澆水施肥十多小時,他認認真真的勞動,安心接受改造。1961年2月,組織上宣布摘去父親的“右派帽子”,調回市工商聯工作,任辦公室副主任,后又安排市政協委員,省青聯委員,市工商聯常委等職。1966年“文革”開始,工商聯停止辦公。1968年父親下放郊區“五七干校”勞動,1971年統戰系統的民主黨派,工商聯的干部又轉至蚌埠東郊雪華山躍進養雞場勞動,父親擔任農業組的組長。

春耕夏收。自戴上“右派帽子”,又遇上“文革”災難,父親先后在蚌埠郊區勞動了二十個春秋。龍子河畔,燕山腳下,老鴉湖內,雪華山麓,都留下他足跡和汗水。父親任勞任怨,無愧無悔,心境坦然。

 

                                      

 

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這是中國歷史的轉折點,中共中央提出把全黨工作重點轉移到經濟工作上來的指導方針,制定了一系列撥亂反正的政策,逐步落實了各項統戰政策。民主黨派,工商聯恢復組織活動。1979年3月,父親結束了長達20年的勞動生活,從蚌埠郊區調回市內。

1979年10月,父親赴北京參加民建中央,全國工商聯代表大會。10月19日,鄧小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在人民大會堂接見全體代表并合影留念。晚間中央統戰部在人民大會堂宴會廳宴請全體代表,父親親耳聽到鄧小平同志熱情揚溢的講話:我們正處在承前啟后的偉大事業。只要我們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加強全國人民大團結,不斷發展和壯大革命的愛國統一戰線,任何困難都擋不住我們前進,任何阻力將被我們打破。小平的講話感人肺腑。回到西苑飯店,父親激動萬分,心潮澎湃,思緒萬千,久不成眠。回憶從1956年12月參加全國工商聯第二次代表大會以來,坎坷道路二十年,當即提筆作詩抒懷:

             廿載赴宴會,久別又重逢。

             華堂蒙接見,設宴寬待隆。

             親身聆教誨,句句感人深。

             余生為四化,沒齒報黨恩。

大會結束后,組織代表到長城游覽,下午返回西苑飯店,父親接到蚌埠發來一份電報:“中共安徽省委組織部文件,對父親58年原劃右派問題,予以改正,恢復政治名譽,恢復原工資級別”。父親多年夢寐以求的愿望終于實現,興奮的心情難以言表,全家以及親友對他的右派改正,無不歡欣鼓舞。

正是:負辱二十載,改正一身輕。

1980年召開民建,工商聯兩會代表大會上,父親被選為蚌埠市民建副主委、市工商聯主任委員,當選為蚌埠市八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父親工作更加勤勞,協助政府落實各項統戰政策,積極開展經濟咨詢服務,舉辦工商專業培訓。為響應中央(81)42號文件“關于廣開門路,搞活經濟,解決城鎮就業的問題”。父親自籌資金,聘請退休的老工商業者,籌辦了蚌埠國強棉布百貨商店、“六一”兒童服裝廠、建聯針紡織品公司三個集體企業。先后安排200名青年就業,十年來創稅利2000萬元,為搞活經濟,為地方積累資金起到積極作用。

1984年安徽省工商聯第五屆會員代表大會在合肥召開,父親當選副主席兼秘書長,調離蚌埠到省工商聯工作。1990年父親當選為省工商聯常務副會長、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省政協副秘書長,六屆、七屆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工商聯常委。

 

                                          

 

   是的,人老了,愛懷舊。

退職后,安度晚年的父親時常愛回憶往事,回顧自己從1950年參加同業公會始,至1997年由安徽省工商聯常務副會長的位置上離職,其間48年。近半個世紀的春秋,自己所走過的,的確是一條光榮、曲折、光明的道路。

心懷坦蕩,自立之本!父親性情直爽,哪怕是身處逆境,他也絲毫不放棄對中國共產黨,對社會主義的堅定信念。他還滿懷激情地以七言俚句詩歌體,撰寫了一本《七十年回顧錄》,感情豐富地將自己的感受寫下來,教育家人。父親在《自序》中語重心長地這樣寫道:將我七十多年的歷程寫下來,以使兒女后代有所了解,體會現在的幸福生活是來之不易的,各自珍重為要。

瞧,父親就是這樣一位可敬的老人!

我們兄妹在父親的教導下,全加入了民建組織,我還擔任過民建蚌埠工商聯支部的主任,在民建組織,我感到光榮,多次被評為蚌埠市、安徽省民建優秀會員。

2013年5月間,為紀念中共中央發布“五一口號”65周年,繼承和發揚民主黨派老一輩領導人的優良傳統,激勵統一戰線廣大成員為建設美好安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斗,中共安徽省委統戰部決定在全省統戰一線開展“我的同心情,我的中國夢”專題征文活動。征文要求以親歷見聞等形式,結合多黨合作的成功經驗與典型實例,反映各民主黨派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患難與共的光輝歷程,展現我國政治制度和政黨制度的優勢和特點;立足對多黨合作事業的真誠感悟,表達自覺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的信念與決心。我結合自己的家庭,撰寫了《我的父親張立之》,深情地回憶了民建蚌埠市委老主委、安徽省工商聯主委、全國人大代表張立之堅持跟著共產黨走的堅定信念,以及感人事跡,稿件在全省上千份征文稿件中被評為一等獎。

放心吧,父親。

不忘合作初心,繼續攜手前進,我們兄妹會為民建事業的繁榮貢獻更多的力量。

 

 


點擊獲取原圖

返回頂部
北京三分赛车计划 竞彩比分预测软件 九线拉王技巧图解 初学者打麻将视频教程 最赚钱的拉新 天津福利彩票网 老快3综合走势 云南时时彩 马云对赚钱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值分布图 最全的网球比分直播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预测 浙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浙江20选5 在手机上哪里有赚钱的好项目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