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國有企業類金融性業務的監督與管理

作者:徐鈞 責任編輯:潘萬培 信息來源:民建安徽省委網站 點擊量:4516 發布時間:2018-04-23 09:29:08

國有企業作為推動社會經濟發展的主力軍,承擔著經濟、社會、政治三大責任,是黨和政府在各行各業中發揮作用的重要力量。在重大的責任面前,科學完善的監督與管理尤為顯得特別重要,本提案著重對近年來國有企業容易產生較大金融性風險的貿易形式的防范提幾點建設性的意見。

一、國有企業類金融性業務的產生原因

從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國家為刺激經濟推出的金融經濟刺激政策及近年來為保增長采取的定向金融刺激政策,都從國有銀行的渠道釋放了大量流動資金。國有銀行有較為規范的企業授信放貸規則,并不能把大量的驅動資金在一定時間內轉化為各種金融產品釋放出去。特別是對資金需求較為強烈的民營企業來說,很多企業難以達到國有銀行的放貸標準。在這種國有銀行需按金融規則放貸與民營企業有資金需求但無法達到國有銀行放貸標準的現實情況下,部分國有企業做起了“承上啟下”的作用。各種以“托盤”、“保兌倉”等貿易形式為名,實為間接融資的國有企業貿易形式迅速成為部分國有企業擴大營業規模,快速賺取利潤的商業新模式。

二、國有企業類金融性業務的發展過程

國有企業一般在銀行持有大量的授信額度,其本身的現金流也較為充裕, 是目前銀行的主要信貸客戶。以融資為主要目的的貿易形式是國有企業與有資金需求的民營企業合作的主要形式。通過國有企業這道“防火墻”,國有銀行的資金也大量的輸送到民營企業當中。

其主要以溶入到民營企業的供應鏈中的一段有效控制達到放貸的目的及控制風險的制約。比如:民營企業采購上游鋼鐵、煤炭、有色金屬、水泥等大宗生產資料原材料時需要大量的流動資金,往往是制約其發展的瓶頸所在。利用國有企業在銀行的良好授信,民營企業拿出一定比例的保證金(一般為30%左右)并與國有企業簽訂供銷合同,由國有企業利用其在銀行的額度開出百分之百的金融票據,付給上游原材料廠商,國有企業得到此筆原材料的貨權,實際需求方民營企業用30%左右的資金購買了百分之百的原材料,并分批已與國有企業簽定的供銷合同的使用時間和利率標準帶款提貨,國有企業利用資金優勢,得到一定的利潤及相應的營業收入。

三、國有企業類金融性貿易的風險

雖然國有企業看起來在此貿易中有諸多保障,在整個貿易鏈條中充當著“二銀行”的角色,比如:貨權的掌控、以保證金來防止貨物價值波動的風險。

但隨著民營企業出于自身企業快速擴張發展的需求或是想以此方式籌集資金在資本市場上“賺快錢”,都爭先恐后的想傍上資金監督管理沒有國有銀行科學規范的國有企業這個“大款”,國有企業此種貿易形式的風險就增加了。

(一)業務鏈條的執行風險

1.上游供應商與下游企業共謀,采取出具虛假貨權、采購價格虛高等方式套取資金。

2.如果監管不力上、下游為同一實際控制人或同一實際控制實力,容易產生虛開增值稅發票的風險。

3.在舊的業務到期回款前,簽定新的采購合同融新賬還舊賬。

4.重復質押,一批貨物找多家金融機構或企業以貨融資。

5.經濟下行,融資企業的產品供大于求導致資金鏈斷裂無還款能力。

(二)業務能力不足的監督風險

國有企業主要以某一版塊的政策資源為主開展業務工作,不會對所有融資型業務的物質形態都非常熟悉。在開展諸多大宗生產資料的貨權抵押擔保業務中,不乏有經自身業務能力不足,對貨物價格、品質、市場行情把握不準的情況發生,從而對企業有造成損失的風險。

(三)廉潔風險

國有企業在從事類金融性業務中,并沒有國有銀行的相關制度紅線的制約和與之配套的信息系統來減少人為的可操作性。負責業務的人員在業務運作中可操作性的方面很多,相應的增加了國企人員觸犯廉潔紅線的風險。

(四)急功近利做大業務的風險

國有企業做類金融性業務中,對此業務在短期內可做大業務規模并有相對穩定的業務收入且投入人力、物力成本較低,有較大的吸引力。但從思想上對可觀的利潤背后所隱藏著的風險和亟待提升的業務水平重視不夠。

三、國有企業類金融性業務監管的幾點建議

(一)加強業務流程的監督管理

此類業務必須進行動態監管與信息系統相配套的方式方法進行管理,使業務操作公開透明最大化,個人操作空間最小化。形成科學有效的評估團隊與信息系統,對客戶的資信、質押資產、市場價格調研與變現成本進行量化、流程化的、透明化的管理。嚴格管控此項業務所在企業整個業務的比例,業務量與企業的整體掌控能力應該成正比并定期進行評估。形成一整套的監管、處置、貨物變現、法律流程等制度并配套相關專業人士。

(二)業務質押物與資本的科學管理

為防止市場跌價風險、客戶不履行合同義務等,在融資性的業務操作中一般會對客戶提出交比例保證金及貨權掌控的相關要求,在交納保證金的基礎上要對業務質押物的市場價格、品質、儲存要求、變現能力進行定制化的科學測算,測算后的價格按市場供需打折與客戶簽定合同。除此之外可相應增加客戶的連帶擔保、聯保互保等措施予以補充。

(三)合作客戶的資信監管

對貿易合作客戶的資信情況進行準入制度,針對資證、主營利潤、負債率、風險偏好、管理水平、股權結構、法人實際控制人的信譽度等進行定制化的設置紅線。采取銀行風險控制的方式,凡是涉及紅線的部分系統審批不掉。

(四)加強對市場價格風險的防控

對業務相對應的貨權質押物合同價格與每日市場價格進行系統比較,跌價到一定比例需在合同注明補交保證金。基于市場價格波動太大及后期有降價風險的業務質押物質,在風險防控系統中設置紅線禁止業務操作。有相關業務經驗的國有企業也可在期貨市場上對業務質押物進行套期保值對沖業務風險。

(五)政府的政策保障與制約

政府相關部分就對國有企業的類金融性業務進行疏導與監管,防止發生系統性的金融風險。劃分國有企業在主營業務的范圍內進行業務操作,并細化相關法律、條例的約定,明晰相關業務的法律關系。(民建會員、淮礦集團高管 徐鈞作于2017年6月1日)


點擊獲取原圖

返回頂部
北京三分赛车计划